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妻女友 > 被一群饥渴中年妇女轮奸

被一群饥渴中年妇女轮奸

2016-09-22 03:44 PM作者:超碰在线视频97_超碰成人色情在线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

.
澳门金沙娱乐城首冲100送33,活动注册网址:9977z.com


  小的时候不懂什么是性,只见过狗、猪、牛、驴性交,每次看到时候,大人们总是神秘兮兮的的坏笑,男人们
总是嚷嚷:狗打秧子了。女人们则一副不想看但又舍不得的样子,还来回的你捅我一下,我掐你一下,嘴里还说:
看什么看,昨天晚上比这过瘾不是。于是大家哄堂大笑。而每次看到毛驴的鸡巴耷拉很长变硬变的时候,女人们总
是两眼睛直钩钩的盯着只看。


  有一次,大概是1981年吧。几个老娘们围者看狗打架,我那时才13、4 岁,正好下河回来穿者裤头从旁边经过。
女人们大叫:娃子,过来学学啊。有的说:他还是个孩子,别教坏了他。其他女人则起哄:现在是个孩子,长大也
是个色鬼。


  于是,几个女人过来拉着我叫我看看。她们都是30上下的女人,丈夫是在铁路上的,老公经常跟火车跑点,有
时1 个星期不在家,最长的还有半个多月不回家的。


  我心里没鬼,所以看就看。就蹲那看了起来。


  只见公狗的鸡巴尖尖的正爬在母狗的背上干着,那公狗是段上看门的大狼狗,鸡巴很长的,现在想想,确实很
吸引那些久旷的妇女。女人们啧啧的赞叹着,不时的捏别的女人的乳房一下,有个还摸别人的裤裆一下:哎呀,湿
了啊。被摸的脸红红的叫道:你才湿了呢,骚货。看着看着,那个摸别人的女人笑道:你们光看狗的,这还有真家
伙哪。大家于是一起看我,我不知道看我干什么,很莫名其妙的看她们。


  3 个女人在一起耳语,然后,从后面一下就把我的裤头扒下来了,我很窘迫,忙捂着我的下身。女人们大笑:
又一条牙狗啊。她们吓唬我,说不听话就告诉我的老师。我那时站在那发傻。那时,我的阴茎包皮还包着龟头,也
是尖尖的,很象狗的鸡巴,只是白的很。女人们把我按倒在地上,我看到很多只手在摸我的老二。不知道怎么就硬
了,大家也不看狗了,一起围者我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
  我的鸡巴那时才发育,硬起来有12厘米左右,现在我是15厘米了。我听到有人喊:不小啊,和我那死鬼的差不
多。立刻就有人笑:你男人的鸟那么短吗,哈哈。其中一个剪发头的女人摸着摸着捏了一下我的蛋子,疼的我大叫。
她立刻遭到别的女人的反对:弄软了咋办?过去吧。于是,有人提议:谁敢吃吃啊?女人们互相看看,先是不做声,
那个剪发头的女人说:不都是饿了吗?轮流吧。有的咋呼:我才不哪,他是娃子。剪发头的女人说:就是娃子才没
事的,要是个大男人,你敢吗?于是大家笑起来。我想跑,起来几次都被按下去。接着,我就感觉到我的鸡巴被热
乎乎的嘴巴裹住了,你可以想象到那很舒服的,我也就不动了。


  好象到第三个女人舔的时候,她嫌我的龟头包着,骂到:小鸡巴,娘的,头太小了,不过瘾,剥下来吧。我那
时的鸡巴,包皮半包着龟头,龟头只露出一半。


  她用手往下慢慢的一剥,我感觉疼痛的难忍,大叫起来。于是大家一阵欢呼:出来了!我一看,鸡巴头子露出
来了,那个女人拼命的吮吸我的龟头,好象没几分钟,在又

◆◆◆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.qbqb11.com ,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[email protected] 。◆◆◆

痛又麻的感觉下,我第一次射精了,大家又是一阵欢呼
:娃子长大了。


  那个女人竟然把我的精液咽了下去,高兴的大叫:童男的,童男的,童男的!


  我那时很诧异,尿也能喝吗?她们怎么不嫌脏啊。


  第四个女人舔的时候,我感觉更疼。感觉她比第三个女人舔的时候还凶很,我听到女人们在说:小公鸡就是不
一样,射了还硬着。马上就有人接着感叹:是啊。我那位射了后,立马就软了,唉!也有人讲:我们老公有时候也
能来个「将军不下马」,但次数很少。于是就有人接腔:你为什么不继续吃呢?再弄硬就是喽。再听到的是哈哈大
笑:你一次还不饱啊。那个发感叹则回击说:怎么??装大闺女啊?你老公回来,哪次不是听你叫唤半夜?你那操
了几次啊。哈哈大笑的紧接着笑骂道:我那象你啊。浪叫的一个大院都能听见,可过瘾了吧。就在她们说着的时候,
我好象又射精了,第四个女人也全部都咽了下去。


  后面几个我就不想回忆了,全是母老虎,好象一共是6 个女人吃我的鸡巴,我射了好象是3 ——4 次,只到最
后好象射不出来了,感觉尿道刺疼的的厉害,最后2 次是射精后变软了,又被女人们吸硬了再吸,反正那次感觉很
累,好象跑了个长跑一样。最后她们威胁我不能说出去,还答应给我送好吃的。


  以后,只要段里放电影,那帮娘们总是帮我占位子,拉我坐在她们旁边,我还和其中的一个大嫂发生了第一次
性关系,我将在第二集里叙述。如果狼友们回贴多,我就继续写出来。还真叫她们说对了,长大后,我特别喜欢性,
我承认自己也确实是个色鬼。


  我隐隐感觉这事情不是好事,也没和别人讲过,按现在的讲法叫猥亵男童。


  后来86年我上了大学,在大学里,晚上寝室里开性讲座大会,我说了出来,大家有一半不相信,我说出来又后
悔了,也半真半假的又否认了。但结婚后我特别喜欢口交,可能与童年第一次的经历有关吧回忆童年的性启蒙


  (二)


  自从那次6 个大嫂玩我的鸡巴后,我和她们之间就好象有什么秘密,彼此见面她们总是一脸坏笑,挤眉弄眼的
看我,还不时的趁没有人的时候捏我老二。要知道段里的男人们经常出车不在家,她们的机会很多的,现在想想,
那只是性饥渴的少妇们猥亵男童而已。


  其中的一个大嫂,叫兰心,姓我就不讲了。我们都叫她兰姨。大约32——3 或者33——4 岁吧,我们见面的机
会特别多,那次经历后,她见我总是说她没吃我的精,要我补她一次,我可不想再受罪了,总是躲着她。大约过了
半个多月吧,一次,我沿着铁路线到远处的山里去玩,我们那时段里的孩子们总是喜欢到山里去摘野果、满山的疯
玩,到山脚下的水库里下河游泳。那次和其他5 —6 个同学走散了,我一人沿着铁路往回走,打老远就看见兰姨了,
我就往山上小路上拐,我以为她没看见我。我想从山后面绕回去。可当我刚到山后时,被兰姨堵在了林子里的小路
上了。我装着没事,走过去。兰姨叫我,我打了个招呼。她说:娃子,过来帮个忙。我只好过去。她说她的手表丢
了,叫我帮她找找。那时的手表很稀罕,不象现在没人戴。我赶忙和她在她说的地方满山的找。


  其实当时我想也没想,那有那么巧见了我她手表丢了。找着找着,兰姨说她要解小手,我说:你解吧,我到那
边去。兰姨笑了,当着我的面脱下裤子就哗哗哗的尿开了,我看见了她两腿中间那黑乎乎的一块刺出一条细线,里
面红哑哑的,耷拉出两瓣肉,后来知道那是小阴唇。完了她说:带纸了吗?我很奇怪:小便还要纸?就说:你没大
便啊。兰姨哈哈大笑。就站了起来,我看见了她小腹下的那一片黑黑的阴毛,我很不好意思。


  兰姨说:你不补我了吗?我局促不安的不知所措。她过来一把按倒我骑在我身上,她说:在你身上擦吧。原来
她在我裤子上擦干净了她的逼。并把她的逼坐在我的老二上揉。你知道,经她这么一揉,我就硬了。兰姨一脸坏笑
的扒下了我的裤子和裤头,开始使劲的吮吸我的鸡巴。我记得她的表情很古怪,很陶醉又很痛苦,很饥渴又很享受,
又非常急不可耐的样子。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。好象才3 ——5 分钟我就忍不住了,当我「啊」的一声射出来的时
候,我听见兰姨嗷嗷的低泣:太好了,太好了,童男的精啊。射过后我还硬帮帮的翘着,兰姨用脸、鼻子、眉毛轻
轻的触碰我的鸡巴,用手指捏了捏:吆!还撅着呢,真过劲。干脆吃了你个童子鸡。


  兰姨说着就蹲坐在我的鸡巴上坐了下去,我第一次插进了女人的逼里,只记得很湿,很热的。多少年我一直记
得那种感觉。兰姨嘴里就开始不停的嘟囔了,我只记得先是「太好了」、「太好了」。后是「太细了」「太小了」。
好象好有「操」、「日」的短语和啊、啊、啊的号叫,我当时很害怕,不知道她怎么了。


  大约10分钟吧,兰姨急急的对我说:「趴到我身上,操我」。我知道了,这是在操逼。我就趴到她身上,还没
趴稳,她就捏着我的鸡巴对准她的逼说:「快,快,快操」。我问:「怎么操?」。她掐了我一把,气急败坏的喊
:「象狗那样操啊。笨蛋。」。我当然见了狗打秧子是什么样子的,屁股也自动的前后摆动,你别说,操逼还不用
教,人的本能就会的。我才干了不到3 分钟就射了,气的她连骂:「猪。狗。


  狗都不如。狗还能操半晌呢。操我啊「。女人性欲得不到满足时真厉害啊,能把人吃了。


  我被她骂的不知所措,她又捏了捏我的鸡巴,老天爷啊,我那时居然还是半软半硬的,兰姨便催促道:「再来,
再操。再来啊。你硬啊」我为了不挨吵,只有继续再干。干着干着就更硬了。好象这次干了10多分钟吧,快到冲刺
时,兰姨大声的怪叫起来。我刚一愣,动作才慢下来,兰姨就高喊:「别停、别停、别停下。使劲。使大劲」。我
于是继续动作,直到射精。


  我趴下来的时候,兰姨平静多了。捏着我的鼻子说:「要不是我荒了那么久,就凭你小子的嫩鸡子是干不了我
淌的。不过,还不错,能给我干淌。你王叔叔要是有你一半硬就好了。」我问:「淌?什么是淌?王叔叔不硬吗?」


  兰姨笑了:「你刚才感觉我的逼里跳了吗?跳了10来下呢。那就是女人被男人操淌了啊。你王叔叔每次回来,
第一次吧,时间太短了。第二次吧,又太软了,唉。男人真没办法。你长大就知道了,女人离不开男人啊,离久了
就心荒,逼也荒啊。算了不和你说了。」


  后来,她让我先回家,她后走。以后我们又干过3 次。如果狼友们回贴多,我就继续写出来。总之,她很性饥
渴的。


  我到了35岁时明白了兰姨的话了。他们10几天不见面,见面每晚往往干2 ——3 次,王叔叔第一次是久别重逢
射的早,时间当然太短了。第二次是王叔叔出车劳累的鸡巴不太硬。现在,我理解那些男人,也理解那些女人,没
有性的生活确实太枯燥了。段里的那些男人在一起也是黄的很,谁家的家属来探亲都是住在段里的招待所里。


  【完】